当前位置:当家人国学红楼梦中林红玉是什么身份?她在府里是何地位?
红楼梦中林红玉是什么身份?她在府里是何地位?
2022-09-18

林红玉是中国古典小说《红楼梦》中的人物,贾府的丫鬟。对此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,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。

林红玉最初出场是在第24回“醉金刚轻财尚侠义,痴女儿遗帕惹相思”,但她的名字却变成了小红,为此书中这般解释了一番:

原来这小红本姓林,小名红玉,只因“玉”字犯了林黛玉、宝玉,便把这个字隐起来,便都叫她小红。原是荣国府世代的旧仆,她父母现在收管各处房田事务。——第24回

此处描写很是奇怪:对林红玉的身份背景解释得很模糊,尤其是对她父母的身份,说得云里雾里,让读者误以为不过是荣府寻常旧仆而已。

可到了第27回,王熙凤偶尔打发林红玉做事,发现这丫头行事麻利,说话清晰,思路严谨,真真是个不错的助手,便询问一番,这才从李纨口中得知:你原来不认得她?她就是林之孝之女。(第27回)

如果林红玉是寻常旧仆之女,倒是没得说,但她是堂堂荣国府管家林之孝之女,那就大有分析之余地了。

林之孝是什么人?是荣府管理银库账房的管家,岂不见第44回“变生不测凤姐泼醋”,鲍二家的自尽,贾琏私自拿了二百两银子给鲍二,便是让林之孝暗箱操作,将这二百两入到官中流年账上,分别添补,开销过去,可见林之孝的权力着实不小。

林之孝家的(即林之孝妻)也是荣国府的女管家,负责各处查寝,维护园内安全,也称得上有体面的媳妇。林之孝夫妇二人,可谓是荣国府内部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可反映到林红玉身上,就出现了很多不合理的现象,比如她经常遭到怡红院其他丫环们的欺辱。先是第24回,仅仅因为她给贾宝玉递了一杯茶,就被秋纹、碧痕两人针对,怒斥了她一通:

秋纹听了,兜脸啐了一口,骂道:“没脸的下流东西,正经叫你催水去,你说有事故,倒叫我们去;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。一里一里的,这不上来了?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?你也拿镜子照照,配递茶递水不配?”——第24回

堂堂管家之女,却又是被啐唾沫,又是被辱骂,这现象着实奇怪。

而到了第27回,因为王熙凤让林红玉去办事,路上遇见了晴雯等人,便再次遭到了无端辱骂:

晴雯冷笑道:“怪道呢!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,把我们不放在眼里。不知说了一句、半句话,名儿、姓儿知道了不曾呢?就把她的这样!这一遭儿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,过了后儿还得听‘呵’。有本事的从今儿出了这园子,长长在高枝上,才算得!”一面说着,走了。这里红玉听说,也不便分证,只得忍着气,来找凤姐。——第27回

而在此回中,晴雯刚骂过林红玉,紧接着李纨向王熙凤道出林红玉乃林之孝之女,便有一段批语:管家之女,而晴卿辈挤之,招祸之媒也。

这处批语貌似埋伏下了晴雯的悲剧源头,但细细品味,又跟后文完全不符合。

晴雯的悲剧来源于第77回,晴雯被王夫人撵出怡红院,而导火索是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从旁诽谤,加上晴雯素日嚣张跋扈,得罪了大观园内不少婆子,最终落得个墙倒众人推的结局,她的悲剧跟林之孝夫妇沾不上边。

更为诡异的还有第63回“寿怡红群芳开夜宴”,彼时袭人、晴雯等丫环攒钱给贾宝玉办生日夜宴,期间林之孝家的前来查夜寝,当中有这么一番对话:

林之孝家的又笑道:“这些时我听见二爷嘴里都换了字眼,赶着这几位大姑娘竟叫起名字来了。虽然在这屋里,到底是老太太、太太的人,还该嘴里尊重些才是......”袭人、晴雯忙笑说:“可别委屈了他。直到如今,他可‘姐姐’没离了口。不过的时候叫一声半声名字。若当着人,却是和先前一样。”——第63回

面对林之孝家的,晴雯俨然没有了之前的嚣张霸道,说话稳重谦逊,最多是在林之孝家的走了之后,开玩笑地说了一句:“这位奶奶,哪里吃了一杯来了,唠三叨四的!又排场了我们一顿去了。”

而林之孝家的对晴雯等人也很是尊重,因为袭人、晴雯等人都是贾母的人,甚至林之孝家的劝诫贾宝玉,要多多尊重晴雯、袭人,不要目无礼数,直呼晴雯、袭人大名,而要以姐姐相称。

可如果这些情节属实的话,那跟前文实在太过矛盾了,晴雯一边尊重林之孝家的,一边又欺辱人家的女儿林红玉,这不成了两面派吗?对此张爱玲在《红楼梦魇》四详红楼梦——改写与遗稿中曾分析过这个奇怪现象:

但是晴雯这样乖觉的人,红玉在怡红院的时候受过她的气,红玉的母亲来了,她理应躲过一边,还有说有笑地上前答话,又代倒茶,不怕自讨没趣?红玉是林之孝的女儿,显然是后改的。第六十三回(怡红夜宴)是从极早的里保留下来的,所以与此点冲突。——《红楼梦魇》

笔者对此深以为然,林红玉身份的诸多文字应该都是后来添上去的,只有用这个说法,才能解释通以上的全部疑问。

比如第24回,林红玉刚刚出场时,并没有直接介绍她的父母是林之孝夫妇,用“荣府旧仆”一笔带过,为何?

恐怕曹雪芹自己也明白,林红玉刚刚因为私自给贾宝玉倒茶,就被秋纹、碧痕二人针对,骂了个狗血淋头,下一秒介绍说林红玉是管家林之孝之女——堂堂管家之女,被怡红院两个丫环这般欺负,这种对比太强烈了,读者立刻会反应过来这当中存在问题,所以随便用“荣府旧仆”四字敷衍过去。

而到了第27回,借林红玉替王熙凤办事,步入红玉正文,必须借李纨之口来详细介绍她的身份,可如此一来,晴雯对林红玉刚刚的辱骂就成了漏洞,故而批上一句:管家之女,而晴卿辈挤之,招祸之媒也。企图用这十五个字理清第24回、第27回的全部思路,让读者觉得“林红玉被其他丫环欺负”并非是书中漏洞,而是作者有意为之。

可这般批语,即暗示晴雯之死,与林之孝夫妇有关。而后文中晴雯之死却是王善保家的背后诽谤,将晴雯推向了火坑,与林之孝夫妇无关,前后逻辑便再次出现了差错。正如张爱玲所言,第63回的文字是早本留下来的,所以未能考虑到晴雯、林之孝家的关系应该没这么和谐。

由此分析,可见《红楼梦》改写过程之复杂,细细推敲,着实令笔者头疼,却又享受其中,搁笔一笑。